每天2000万只,口罩都去哪了?
2020-02-14 15:20:13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文/金错刀频道 Diik

今年2·14情人节,房开不了,花卖不掉!

再贵、再奢侈的礼物,抵不过一打口罩!

款式花色不重要,N95、KN95、KF94、N90型号不限,花多少钱,看你诚意!

前几天,湖北洪湖市,一个进货价6角钱的一次性口罩,卖1元钱,售出38000个左右。监管部门以涉嫌“哄抬价格”为理由,罚没涉事药店14210元口罩销售所得,并罚款42630元。

1元钱的口罩,哄抬物价!先不说冤不冤,监管市场有法可依,没毛病。

可是放眼全国,很多人想花高价买口罩还未必找得到可信的门路,花平时几倍、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购买口罩,还得拼网速和运气去抢。

所以在疫情不严重的地方,不少人选择一个口罩多次使用,网上也因此出现了各种“口罩反复使用”的奇招,比如电吹风高温吹、微波炉、玻璃瓶密封蒸煮、在用过的口罩里加口罩垫等等。

各路强人的DIY口罩更是奇景。

水桶款。

带过滤阀款。

天然植物类的,葫芦款。

橙子款、柚子款。

头戴塑料袋不算啥,跨界应用之文胸款和纸尿裤款最狠。

归根结底就一个问题,老百姓买个口罩为何这么难?

1、口罩市场,如今乱象横生!

进入新冠疫情的爆发期之后,一夜之间,口罩就变成了紧俏货,各种市场乱象随之而来。

1、炒高价

1月底,北京丰台一家药店,将进价200元一盒(10只装)的3M口罩以850元一盒对外销售(当时网上售价为143元),因为哄抬价格,被监管部门处以300万元的罚款和行政处罚。

天津紧随其后也处理了一个高价卖口罩的药店,进价12元/只的口罩,卖到128元;15.2元/盒的口罩卖到58至78元/盒,经查证后也被处以300万元的罚款。

类似的案件,在北京仅1月份(从23日开始)就不知道立案调查了多少件,曾经一天立案15件。

查处哄抬物价,每天都在进行中。

2、野蛮开店,疯狂收单

电商是口罩乱象重灾区。

从春节前后到现在,很多商家提前一个月预售,但究竟什么时候能发货,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;网店客服大多无人值守,八成是提前设置好的自动回复;挂羊头卖狗肉,首页图片显示口罩,点进去是别的商品;微商里更是有各种概念型口罩,比如负离子口罩。

让人不太理解的是,电商平台上一夜之间多了很多口罩卖家,这些卖家的店名,原本不是XX服饰就是XX贸易,却瞬间改头换面卖起了口罩。

“春节正常发货顺丰包邮”,月销几十万,却未必有几条评论。

大品牌口罩都售罄、下架商品时,这些小店们依然敢接单,没有人知道货从何来,平台难道仅靠一个极速退款来管理吗?

3、无节操的代购

疫情爆发后,经常看到新闻上有爱心人士从国外批量带回口罩,向武汉捐赠,比如那架从内罗毕飞回国内,舱内满载华人华侨捐赠的医用物资的“口罩航班”。

之所以提到这个,就是想说一说,代购,这场“口罩大战”中的一股小势力,但只要有口罩的地方,必然有中国代购的身影。

和爱心捐赠不同,代购要赚钱的,赚钱无可厚非,但应该有点节操。

一个在日本的女代购,利用自身工作之便,使尽了浑身解数,扫遍京都街头巷尾、医院诊所,往国内倒卖口罩,赚了2000万日元,口口声声“代买口罩不赚钱”,却各种炫耀自己卖口罩大赚了一笔。

问题是,日本那边口罩也紧缺,还向武汉捐赠,而她买空京都,再从国人手中赚取暴利,很光彩?

4、最该唾弃的“发国难财”是这样

相比高价口罩,最可耻的,是卖假劣口罩。

3M这种大品牌,是被重点假冒的对象。如果真材实料还好,最可恶的是很多被查获的冒牌口罩质量根本无法保证,甚至劣质,有些原料质量不达标,各种异味;有的一撕就破,真口罩用无纺布,很多用的就是一层纸。

如果疫区的人用了这样的口罩,那就是一场更大的灾难,比超级传播者更恐怖。

有不少人买到的“外科口罩”比纸还要薄。

有些更恶心。相比制假,回收废弃口罩再次售卖真的让人后背发凉。

一位香港女星就自曝买到过又脏又黄的口罩,鼻梁位的金属条是弯的,。

这类案件也不少,1月,先有马鞍山有人疑似售卖废弃口罩,后有深圳一药房员工卖二手口罩和三无口罩赚“外快”,一天卖出超过25000个。

公安部信息显示,截至目前在全国各地查扣假劣口罩已超过1630万只,重疫区湖北竟然也查出超过460万只假劣口罩,成为假劣口罩重灾区。

还有一类是“口罩诈骗”,明明没有货源,却发布虚假的出售防护口罩信息,骗取钱财,已经有人因此获刑3年零6个月。

“发国难财”让人不齿,平台“不作为”也同样令人心寒。

而所有这一切背后,反映的是市场供需矛盾的尖锐。

2、全世界约一半口罩产自中国,为何如今搬空全球也不够用?

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,全球75亿人消耗的口罩约有一半产自中国,但现在,就算把全世界的口罩都集中给中国用,也不够。

《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统计显示,全国卫医护人员每天在岗大约1200万人。

2019年的最大口罩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,现在全国22个重点省份口罩产量已经恢复到接近2019年的最大产能,但最紧缺的N95口罩日产量占比还不到1%。

所以,即便每个医护人员日均消耗仅2个口罩,当前的产能连医护人员的需求都无法满足。

并且,随着各行各业全面复工,缺口简直是天文数字。有机构分析称,中国二、三产业就业人口总计5.3亿,即便人均每天1个口罩,也需要5.3亿只口罩/天,极端情况下,仅第二产业+医疗工作人员+交通运输业复工,每天就需要2.38亿口罩。

解决近乎天文数字的需求,只有两条路。

1、跨境采购

过去几周,大批医用口罩从海外奔赴湖北武汉。

但跨境采购是一个高风险的途径。

跨境采购必须一次性付全款,采购数量动辄几十万、几百万只,一次采购成本就要百万、千万元,不管是机构还是企业,跨境采购要冒极大的冒险。

采购过程中也经常遇到各种情况,如供应商出尔反尔,以各种理由涨价;有些直接毁约,然后将合约内货物拿出来拍卖,获得更多利润;有工厂拒绝承担税务,不开发票……

韩国KF94口罩,在韩国的出厂价就一路从3、4元涨到了15元左右,在韩国当地一些药店,零售价也已经超过35元。

跨境采购还涉及到增值税、关税、国际空运费、国内运费、仓储费等多种费用,以及报关、通关等相关手续,一次采购的时间跨度可能很长。

对于从国外采购之后用于零售的商家,最终售价不翻几倍已经是业界良心。

加上还要担心口罩在运到自己的仓库前就被征用,担心被列为“哄抬物价”、“发国难财”,其实很多零售人已经开始不敢卖口罩了。

所以,跨境采购能解燃眉之急,却不是长久之计,除非国家用价格杠杆撬动全球供应链为中国生产和供应口罩。

2、提高产能

解决问题关键还是要提升自身产能。好消息是,跨界做口罩的大企业越来越多。

比如,富士康的口罩生产线,日产量可达200万左右,解决掉所有员工每天的口罩需求,就是帮助社会解决了每天上百万人的口罩需求。

中石化是最大的口罩原材料供应方,口罩生产线也已经建好投产。

还有车企。上汽通用五菱联合其供应商建了12条口罩生产线,日产量预计达到200万左右;比亚迪产能最大可达500万只/天;广汽、陕汽也已经加入。

纺织服装类企业中,有水星家纺、三枪内衣、华纺股份、红豆、报喜鸟等公司;纸企中,润美纸业、中顺洁柔纸业等2月初就开始援助口罩生产;纸尿裤企业爹地宝贝3月的日产能有望突破350万,其中100万将是医疗口罩;制造业企业中,包括OPPO、三友化工、和硕等制造/代加工企业也来了。

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自2020年1月1日至2月7日,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在经营范围信息中新增了“口罩、防护服、消毒液、测温仪、医疗器械”等业务,其中近700家为科技推广、软件信息技术服务业等企业,跨度很大。

口罩的生产虽然技术门槛并不高,但生产标准要求极高。首先,生产环境要求必须是10万级洁净(即每立方米大于0.5微米的颗粒不超过10万个)车间,医疗口罩还需要环氧乙烷的消杀灭菌,生产环节更繁琐,生产期比普通口罩要长7天左右,所以不难理解,医用级口罩为什么极其短缺。

这些跨界生产口罩的企业中,车企、电子企业拥有丰富的无尘车间操作、管理经验,上汽通用五菱本身部分产品使用的就是医用级别高规格材料聚丙烯;服装企业中,红豆本身就有医药业务;润美纸业原本的生产范围包括湿巾、纸尿裤等,纸尿裤生产车间更是要求在30万级洁净。

只是,尽管相关机构认为到2月底,我国各类口罩总产能有望提升至2亿只/天,但即便加上跨境采购,供应压力依然巨大。

3、赚钱无错,但更该思考怎样才是真正的善

这些口罩,最终会以怎样的形式到达人们的手中,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
因为人们最大的疑问无外乎口罩都去哪了,刀哥也很想知道,每天上千万的口罩流向市场,但究竟有多少口罩在有效流通,真正进入老百姓手中?有人能说清楚吗?

药店从春节假期开始就一直没货,电商平台上,永远是缺货、售罄。有的人口罩换的勤,还有人一次戴几个在脸上,而有的人甚至还不知道哪里有口罩。

所以当看到网上那些奇葩口罩DIY的时候,搞笑,但不好笑。

进价6毛卖1元的一次性口罩,三四十元一个的国外代购口罩,对于买不到口罩的人来说,只能接受。

对口罩的需求远远得不到满足,才是老百姓当下最大的痛点。

造成口罩涨价的原因如今已经不能全算在卖家身上,资源的调配也是重要因素。

相比零售渠道的无差别销售,市场监管在防止物价过分上涨的同时,更有能力也更应该做好资源调配工作。

一些城市已经开始了统一调配和分发,比如上海、合肥、厦门、杭州等地。

绍兴,凭市民卡实名预约,一人一天一只,快递到家;烟台凭身份证限量供应,每人可买两只,线上配送;上海实行预约购买,每一户可买五只口罩;深圳、厦门搞起了摇号。

刀哥认为,现在也已经不是单纯的买卖问题,无论是电商平台还是互联网企业,更应该思考如何让自己的行为更有实际意义、什么样的做法才是真正的善,而不是埋头卖口罩。

因为商业到最后拼的是人性,口罩已经不是单纯的商业问题,大是大非前,既能成就品牌形象,也能让一切前功尽弃。

比如辅助公共机构做好资源调配,至少能够通过大数据监测全部口罩的流向,继而帮助公共机构更好地进行口罩资源的合理调配。

就像武汉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,之所以能够在短短十余天的时间内建成,离不开各方“优势资源”,重中之重是“协调配合”,解决口罩问题,其实是同样的道理。

最后,在等待口罩到来的同时,刀哥想说,尽管口罩产量将大幅提升,但不让那些真正为了人人都有口罩可带的商家的善凉掉,远比阻止一小部分人作恶更难。

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,或许最终的关键解决方案将来自于科技、互联网企业,你怎么看?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